阿卜杜勒·巴西特:恐怖组织为什么要在巴基斯坦袭击中国人?

浏览:4962   发布时间: 08月30日

导读:今年,中国公民在巴基斯坦频频遭遇恐怖袭击。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学者阿卜杜勒·巴西特在美国《外交政策》撰文分析中国公民在巴频遭不测的原因。他指出,圣战组织和民族分离组织对中国抱有不同程度的敌意,其原因也各自不同。并声称随着中国在世界舞台的崛起,中国将面临更大的风险。作者表述的是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翻译本文仅供中国读者参考。

【文/阿卜杜勒·巴西特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正如漫威漫画里一句老话所说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但能力大的国家也会招来嫉妒、愤恨和敌人。

这是中国在巴基斯坦遇袭后(令其懊恼不已)才学到的教训。在巴基斯坦,中国的投资项目面临复杂的形势。从巴塔(TTP)等“圣战”组织到俾路支省和信德省的民族分离主义组织,中国的公民和设施越来越多地受到当地这些恐怖组织的袭击。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是巴基斯坦武装分子瞄准的目标。但最近,袭击中国节奏的似乎在加快。最近一次袭击发生在上周五,俾路支解放军(BLA)在瓜达尔袭击了中国的车队。该组织曾多次策划袭击中国驻巴高价值目标,包括在2018年11月袭击了中国驻卡拉奇领事馆。

关于最近这次袭击的伤亡人数,报道存在分歧,俾路支解放军声称袭击造成六名中国公民和三名保安死亡,而中国和巴基斯坦当局则声称只有一名中国公民受伤,两名儿童死亡(俾路支解放军声称这两名儿童是被巴基斯坦军队射击的霰弹杀伤的)。

不管伤亡有多惨重,这是今年发生的第四起严重袭击事件,这也证明俾路支解放军掌握了使用自杀式炸弹袭击的新方法,这一趋势令人担忧。

巴基斯坦恐怖组织发动袭击

北京将不得不在全球范围内应对更多的现实问题,而巴基斯坦不过是这些现实问题的一个缩影。随着它成为世界舞台上的全球性大国,它必将招致恐怖组织的愤恨。北京愿意与塔利班展开接触可能是想在新阿富汗预防此类问题,但历史证明,这对北京来说是一场风险不小的赌博。

中国试图在另一起9·11恐怖袭击发生前与塔利班达成协议,让他们对阿富汗境内的中国恐怖组织采取行动,但目前尚不清楚塔利班是否会对这些组织动手。

据报道,在关注焦点方面,北京和塔利班达成的新协议可能与老协议没什么不同。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即在该地区生活着大量中国公民,包括那些住在喀布尔的勇敢企业家们,他们可能不会遵守塔利班即将施行的各种伊斯兰教法。那么,谁来保证他们的安全?而且这些都无助于北京解决更大的问题,即一旦你成为超级大国,你就不可避免地会招来敌人。

在上周五瓜达尔袭击案发生前,九名在巴基斯坦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达苏水电站项目工作的中国工程师被杀。直到现在还没有组织正式声称对这起袭击事件负责。在这起袭击发生后不久,另一个俾路支分离主义组织(俾路支解放阵线)在卡拉奇向两名中国公民开枪,导致一人受伤。3月,还是在卡拉奇,一个信德省分离主义组织曾在一起枪击案中打伤了一名中国公民。而在去年12月,已有两起类似事件发生。

最引人注目的是,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农融4月在奎达市的塞雷纳酒店险些遭遇巴塔袭击。需对这一系列严重事件负责的行为主体越来越多,这突显出中国在巴基斯坦面临着日益严重的问题。

在所有这些袭击中,最成功的一次是对达苏项目的袭击。中国消息来源称这是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TIM)与巴塔合作发起的攻击行动。巴基斯坦和中国还趁机指责印度——长期以来,两国一直指责印度应对巴基斯坦境内发生的恐袭事件负责。

更正式的是,在阿富汗塔利班对中国进行为期两天的访问时,北京似乎扩大了追责的范围,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要求塔利班彻底切断其与东突的关系,并在阿富汗对其采取行动,因为“东突是对中国国家安全的直接威胁”。

虽然没有明确说明,但该声明似乎是一次警告,暗示塔利班在阿富汗掌权后,北京承认塔利班政府的条件是什么。北京仍持续关注东突问题,认为塔利班掌权后阿富汗可能会出现动荡局势,东突势力也许会借机滋生蔓延,成长为中国的心腹大患。 塔利班曾保证会管控东突威胁,但目前尚不清楚北京到底有多相信塔利班的这一保证。

然而,针对中国公民和巴基斯坦项目的恐怖袭击却突然增加了,这突显出在美国从阿富汗撤军的大背景下,武力反华行动是如何发展的。

中国发展与塔利班的关系,部分原因可能是为了缓解这些问题,但问题是如此严重以至于连塔利班领导人也无法控制。此前,“圣战”组织对中国的态度相当矛盾。甚至有人说,奥萨马·本·拉登在9·11事件前曾说过,鉴于圣战组织和中国都反对美国,北京有可能成为他们的战略盟友。但在当时,中国仍然被视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如今,它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并日益成长为阿富汗最重要的邻居。这改变了人们对中国的普遍看法,并引发了紧张局势。

这种紧张局势在巴基斯坦最为明显。尽管北京和伊斯兰堡是亲密的朋友和战略伙伴,但在所有国家中,在巴基斯坦发生的中国公民遇袭事件一直是最多的。

对北京来说,这种情况有可能变得更糟。在过去二十年中,美国驻军阿富汗遏制了来自该国的恐怖主义威胁,这意味着中国不必过于关注安全问题。但随着美国的撤离,驻留在阿富汗土地上的“美国大魔鬼”将不再阻挠恐怖主义的发展,安全缓冲区消失了。

中国除了在塔吉克斯坦建立由本国直接控制的基地和在巴达赫尚省为阿富汗前政府军建立基地外(这些基地目前的状况不得而知,可能已被塔利班控制),还曾试图在瓦罕走廊一侧建立基地并向塔吉克和巴基斯坦武装提供支持来加强其对阿富汗的直接防御能力。

而这样有限的行动还是在美军仍驻留阿富汗时实施的,那时美军还能确保压制住阿富汗武装组织,甚至帮忙打击反华武装。2018年2月,美军袭击了位于巴达赫尚省的几处营地,而据报道正是塔利班和东突组织在使用这些营地。

中国的问题还有可能变得更糟。美国因发动全球反恐战争而被视为是发动了更广泛意义上的反穆斯林十字军东征,再加上它介入阿富汗问题,美国成了伊斯兰圣战的主要攻击目标。尽管如此,中国却要面对本地区“圣战”组织和民族分离主义组织的双重敌视。

信德省和俾路支省民族分离主义组织将中国视为一个新殖民主义强权,正掠夺他们的资源,并与他们的主要对手巴基斯坦政府结成联盟,使他们本就糟糕透顶的社会经济状况雪上加霜。俾路支解放阵线声称对中国公民在卡拉奇遭枪击事件负责,他们在声明中明确阐明了上述观点:“在开发项目的外衣下,中国不仅勾结巴基斯坦政府一同掠夺俾路支省的资源,而且还协助巴基斯坦政府迫害俾路支省民众。”

而“圣战”组织则不像分离主义组织那样一直将愤怒的矛头指向中国,而是继续将美国和西方视为他们的主要外部对手。但同时,他们针对中国的宣传叙事也在明显增多。

新崛起的理论家,如来自缅甸的穆夫提(译注:解释伊斯兰教法典的穆斯林)阿布·扎·阿尔-布尔米(Abu Zar al-Burmi),将这些叙事拼接在了一起。自2015年以来,富有煽动性的演说家布尔米一直称中国是美国撤出阿富汗后的下一个新殖民主义强权。例如,布尔米在一份声明中告诉他的追随者,“圣战者应该知道,乌玛未来的敌人是中国,为了打击穆斯林,中国每天都在打造武器。”在另一个名为“让我们搞乱中国”的视频中,他主张,“塔利班在阿富汗获胜后……我们的下一个目标将是中国。”

他的反华言论与“中国迫害穆斯林”的殖民主义叙事相结合,成功引导圣战分子将目光投向了北京。一些印度尼西亚圣战组织和中亚的极端民族主义者也对此产生了情绪上的共鸣。

长期以来,新疆一直是全球“圣战”组织的讨论焦点,但各“圣战”组织却从未投入资源去为新疆做点什么。虽然还不清楚这种情况是否发生了变化,但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说法正在变得愈加尖锐,新疆已不再像过去那样只是个边缘问题。

对于像巴基斯坦这样的周边国家来说,新疆问题一直是一个烫手的政治山芋,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经常支持中国的做法并为其做辩护。这只会加剧“圣战”组织对巴基斯坦政府的愤怒。然而,对这些组织来说,在新疆或中国内陆攻击中国目标是一项很难完成的任务。

相比之下,中巴经济走廊(一个由公路、铁路、电力项目和其他项目组成的网络,将从新疆进入巴基斯坦吉尔吉特-巴尔的斯坦地区,最终到达瓜达尔港)会给这些组织献上许多伤害北京和巴基斯坦政府的机会。中国在巴基斯坦的投资已经成为北京的软肋。

中巴经济走廊

在计划好的下一个阶段,中巴经济走廊将在巴基斯坦进一步延伸。除了正式的中巴经济走廊项目,在巴基斯坦还会出现越来越多的潜在中国目标,他们是成千上万的个人旅行者和企业家,这些企业家会利用快捷签证的便利进入巴基斯坦去寻找商机。

这将使巴基斯坦恐怖组织可以攻击的中国目标急剧增多,并提高巴基斯坦政府保护中国人的难度。更多的中国人和巴基斯坦人可能会受到影响。

北京面临的问题是,中国在巴基斯坦(以及阿富汗和更远地区)的目标将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这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当地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以及中国与巴基斯坦政府结成了联盟,而巴基斯坦在当地却有太多的敌人,此外还因为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变得日益突出。

恐怖组织的最终目标是传递政治信息,以引起人们对其事业的关注;而惊人的暴力行为则是他们为实现这一目标而使用的工具。每次攻击都有助于他们传播信息,招募追随者并筹款等。通过打击中国(当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圣战”组织、民族分离主义者和其他恐怖组织必然会逐步受到关注。中国也会渐渐发现,伴随大国地位而来的是巨大的风险。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外交政策”网站)

主营产品:逆变电源/逆变器,不间断电源/UPS,变频电源,应急电源/EPS,太阳能发电机组